果博东方 果博东方校园 | 果博东方教学教育 | 科学研究 | 合作交流 | 师资队伍 | 学校概况 | 联系我们 |

招生专栏
招生老师:
招生老师:
招生老师:
招生老师:
招生老师: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师资队伍 >


近日,教育部、国家卫健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《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》,方案要求,减轻学生学业负担,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,三至六年级书面家庭作业完成时间不得超过60分钟,初中不得超过90分钟,高中阶段也要合理安排作业时间。寄宿制学校要缩短学生晚上学习时间。方案一出,便引起了网友的热议,有的拍手叫好说,家长终于不用再做家庭作业了,有的却质疑,这会不会加大穷人孩子和富人孩子的差距。不同的网友有着不同的见解,不过大家关注的点都在方案能否落到实处,能否实现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目的。
 
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状况令人堪忧,防控刻不容缓
 
不难发现,现在出门就能遇到戴眼镜的人。上个世纪60年代,只有20%的中国人患有近视,很长一段时间里,眼镜都是知识的象征,现在更多的人却想摆脱眼镜的束缚,而比戴眼镜更可怕的是,高度近视可能带来疾病的困扰,甚至致残。
 
根据国家卫健委举行的专题新闻发布会信息得知:我国近视人数已经超过4.5亿,其中青少年达2.7亿,青少年近视患病率高居世界第一位。有研究显示,儿童年级越高,近视患病率也越高,特别高度近视的患病率也越来越高,高度近视视网膜病变已成为我国不可逆性致盲眼病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 
教室里的学生大部分都戴着眼镜
教室里的学生大部分都戴着眼镜
 
北京协和医院眼科教授龙琴表示,与国际相比,我国各年龄段的近视发病率呈现发病年龄早、进展快、程度深的趋势。据不完全统计,小学生的发病率约30%,初中生约60%,高中生约80%,大学生约90%。
 
如今,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所占比例如此之高,且越往高年级比例越大,所谓拥有光明未来的他们,却被可能失明的危险环绕着。国际权威眼科专家、北京同仁医院院长王宁利曾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除了丧失生命,没有比丧失视力更可怕的事情!”据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《国民视觉健康报告》白皮书显示,我国高中生和大学生的近视患病率还在逐年增加,如果不遏制这种增长的势头,无疑会给青少年的未来埋下祸根。
 
成绩论成败的大趋势,让学业减负降低近视率变得步履维艰
 
近视发病人群越来越多,且呈现低龄化趋势,跟学业负担有直接关系。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视光学组副组长、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的杨智宽教授指出过这个问题,他表示,文革时的近视发病率最低,而恢复高考后近视发病率也逐渐上涨了。
 
这么看来,减轻学业负担有利于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控。
 
可很多网友对这一举措并不买账,认为这样只会加大穷人家孩子和富人家孩子的差距,更有网友觉得,在现行条件下,用这个方案来防控近视,就像饿着肚子眼前却只有泡沫,美丽但没有营养。
 
有家长向新华社记者反映说,孩子除了在学校的体育课之外,几乎没有什么时间户外运动,晚上和周末要上课外班、写作业,还要学画画、练琴等,虽然自己也很担心孩子的视力,但是“该学的还是得学”。
 
为什么明明担心孩子的健康,家长却还是要选择不给孩子松绑?
 
孩子刚出生时,家长最大的愿望无非就是他们能一辈子健健康康,但是随着教育、就业各种压力的到来,家长又希望孩子能够更加聪明,更加优秀,有的要求孩子能上名校、考第一。如今,高考作为决定人生去向的一道门槛,虽然残酷,却也是相对公平的途径。成绩论成败是目前的主流标准,穷人大多只能通过考试来摆脱阶级的限制。虽然教育进行了很多改革,给孩子提供了不同的方法,让他们能够发挥所长,也有不少地方实行综合评价录取,可是其公平性与普及程度一直饱受争议。
 
选拔形势严峻的情况下,很多学校为了提高学校平均成绩与录取率,会增加学生的学习负担、延长学生的学习时间。根据教育部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最新发布的《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》显示,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家庭作业时间过长,参加校外学业类辅导班比例较高,学习压力较大。四年级学生数学、语文单科平均每天作业时间在2小时以上的比例分别为4.4%、8.7%,八年级学生数学、语文单科平均每天作业时间在2小时以上的比例分别为4.6%、3.4%。
 
现在方案明确规定,学校要减少学生学业负担,不得随意增加课时,同时还要减少学生作业量,很多家长按捺不住了。竞争激烈,原地不动就是退步,更何况幼儿园“小学化”越来越普遍,竞争意识过早就被培养,家庭作业减少,学校学习时间缩短,为了让孩子更优秀,就意味着很多家长需要另外拿出钱来,给孩子上各种教育机构。这笔开支对于富人家庭来说,可能不值一提,可对于家庭困难的学生来讲,因为没有钱用来补习,差距很可能就从这里产生了。
 
处理方案实施中的各种问题,让它不止看上去美
 
就算减少了布置写的书面家庭作业,很多学校也还是有看读的软性作业,这不在方案的管辖范围之内,却需要孩子长时间用眼,这也是对近视防控有一定的阻碍作用,如果学业压力没有减轻,孩子的眼睛就很难得到解放。
 
去年,江苏省教育厅就下发了减少书面家庭作业的通知,可不少家长表示“看上去很美”。事实上,江苏对学生作业量要求和控制的规定并非首次,早在2005年,江苏省教育厅就有过这样的规定,此次算是“老话重提”,家长们对通知中这样的规定并不感冒,多数认为可操作性不强。
 
记者采访中,有家长称:“不布置作业不代表没有学习任务,何况这个规定只是说书面作业有限制,其实现在一二年级更多的是读的软性作业。”
 
也有家长认为:“我觉得没有啥用,先不说这样的规定能不能平稳着陆,即便学校都能严格执行,但是作为一个家长,肯定也会给孩子报很多辅导班的。”
 
有的家长对“零书面作业”寄予厚望,但“看上去很美”却是更多家长们的一致看法。减轻学业负担,降低近视风险,如果仅从学校方面减少书面作业量入手,忽视其他因为学业压力,需要过度用眼的可能,这就跟泡沫没什么区别了。
 
方案中提出,学校还要强化户外体育锻炼。强化体育课和课外锻炼,确保中小学生在校时每天1小时以上体育活动时间。严格落实国家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,确保小学一二年级每周4课时,三至六年级和初中每周3课时,高中阶段每周2课时。中小学校每天安排30分钟大课间体育活动。
 
很多学校为了便于管理,会缩减学生在教室外面的时间
很多学校为了便于管理,会缩减学生在教室外面的时间
 
2015年《自然》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表明:户外活动时间与近视的发病率息息相关。研究显示,孩子在户外干什么不重要,无论运动、野餐,只要在户外的时间足够多,近视发病率就低。很多学校却为了方便管理,或者是增加学习时间,用各种理由剥夺孩子锻炼的时间。
 
要真的实施好这一方案,社会以及家长的监督是必不可少的。家长可在孩子放学回家多问问学校的情况,如果发现有违反方案的操作,及时向有关部门反映。在儿童青少年近视率逐年增高的趋势下,家长齐心协力,把孩子的健康摆在第一位,切莫被考试成绩冲昏头脑,这是问题得以解决的强劲动力。


版权所有:果博东方 公司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办公电话: 蜀ICP备14009846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