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博东方 果博东方校园 | 果博东方教学教育 | 科学研究 | 合作交流 | 师资队伍 | 学校概况 | 联系我们 |

招生专栏
招生老师:
招生老师:
招生老师:
招生老师:
招生老师: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果博东方校园 >


  房地产论坛水木社区里的帖子终于引爆了人们对房租上涨的情绪。而此时,正值8月,租房的旺季。
  一位自称是天通苑房东的人,给帖子打上了“资本盯上租房,要吸干年轻人的血”的标题。他写到,自己拥有一套120平方米的三居室,出租时预期价位在7500元/月,而后引来自如和蛋壳公寓的争抢,两家中介公司相继抬价之后,房子以10800元托给了蛋壳公寓。
  而此时,原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高调辞了职,放出长租公寓运营商以高出市场价20% 40%的价格争抢房源的消息,矛头直指自如和蛋壳公寓。而后,他自己通知十余家媒体,又三次更改地点,最终在通州宋庄开了个人发布会,要向政府“隔空喊话”。
  8月19日,北京房地产协会约谈了自如、相遇、蛋壳公寓等10家主要的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,要求其承诺不涨租金,同时拿出共计12万余套库存房源投向市场。
  在这场万众对资本热烈的审判背后,房租暴涨被分析出多种原因。是否应该急急给资本判刑,而政府又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
  一线城市房租异动
  房租成为热点话题时,李海波正在跟自如的管家争吵。
  他看见自如公司在8月20日发了声明,表示“全国九城续约房源租金较去年签约价涨幅不超过5%。”而自己位于望京“慧谷阳光”的房子在8月24日到期,管家在8月9日让他续了费,一年前3060元的房租涨到了3890元,涨幅约27%。这是打完服务费8.8折之后的结果。管家告诉他,因为是老客户,才争取下这个价格,不然得交的是4290元,而且不尽快交就没有优惠了。
  这是一套三居室的房子。其中一间是客厅的隔断,也就是李海波的屋子,15平方米左右。因为公司搬到望京,他也从北京南部的丰台搬了过来,租金涨了一倍,但只要十分钟就能到单位。时间成本在他看来更为重要。
  在今年,公司再次搬迁,移到了中关村,他为此要付出一个小时的地铁车程和每月200多元的交通成本。此次房租涨价,他决定要个说法。他把自如“全国九城续约房源租金较去年签约价涨幅不超过5%”的回应发给管家,管家告诉他,得按照8月9日续费的日期来看,这在自如公布回应之前,所以没有办法再调整房租。李海波一怒之下拨打了12315投诉。
 
  链家、自如、贝壳这三家机构拥有大量出租房源。图/视觉中国。
  而这轮房租波动,究竟涨幅多少,涉及区域如何,并没有权威的数据和准确的统计。从北京市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来看,今年7月,居民租赁房房租的环比涨幅是0.2%,同比涨幅为2.8%,1 7月的涨幅则是3.1%。这与链家旗下的贝壳研究院所提供的今年7月租金环比上涨2.6%,以及胡景晖所说的环比上涨6.2%,均不相同,甚至大相径庭。
  另一个数据来自中国房价行情官网。同样是今年7月,显示的北京住宅平均租金为92.33元/平方米·月,同比上涨21.89%,环比上涨2.63%。而成都住宅平均租金为32.38元/平方米·月,环比上涨0.45%,同比上涨30.98%;此外,重庆的平均租金则为29.83元/平方米·月,同比上涨26.44%,环比上涨0.57%,皆远高于北京。
  从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所问及的十余个位于北京不同区域的租客的回答来看,涨价并不普遍。有位于通州果园和西城广安门的租客并未感受到房租上涨;也有租客在大兴长丰园的房租从3500多元涨到了4500多元,从而搬到了通州北苑,以2350元租下了此前1800元的一个房间;一位海淀的租客正好赶上了约谈之后的续费,原先涨价1000元的费用被压到了100元。
  8月17日,胡景晖在一场电话会议中炮轰了自如、蛋壳公寓等长租公寓运营商,通过抬高收房价格而扩大房源数量,成为租金暴涨的导火索。他称,大规模长租公寓资金链出现断链,比P2P暴雷后果更严重。围绕房租的舆论似乎就此走上高峰。
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卫民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表示,这次主要还是一线城市的房租异动,重要的原因在于供求偏紧。
  此次约谈之后,10家企业分别拿出了如下数量的房源:自如8万间、相寓2万套、蛋壳公寓2万间、中天置地1500间、乐乎公寓1000套、小家联行1000间、魔方公寓900间、美丽屋775套、世杰佳园400间、润邦润家150间。
  而对于全北京出租房源的总数,也未有官方数据。链家集团董事长左晖曾公开提到,这个数目大约在750万套上下。据公开资料,自如所有的房源是70余万套。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向蛋壳、自如询问房源等数据,均被拒绝。而蛋壳公寓一位内部人士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称,此次承诺的这2万间房源,是指未来两个月内,租赁到期而被释放出来的,以及在预估中,将要收房和准备装修装配的。
  贝壳找房回复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就北京地区而言,贝壳租房频道的在线可租真房源接近5万套。其平台上,北京市每月到期重新上线或新开发房源在2.5万套左右。在线房源中,朝阳区占比最大,接近三成;丰台、海淀、通州分列2、3、4位,占比均在10%左右。
  相比之下,来自链家研究院的一则数据显示,2020年,全国租房人数将达到1.9亿。这既是租房的缺口,也是长租市场的争抢空间。
  政策的空间
  这个空间,链家研究院院长杨现领已有预测。他在2016年底发布的行业研究报告中提及,2020年和2025年,中国房产租赁市场的租金规模分别约为1.6万亿元和2.9万亿元,而到了2030年将会超过4万亿元。
  这样的积累和发展要从2010年开始。
  当年4月17日,国务院发布了《国务院关于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的通知》,其中,要求“调整住房供应结构”“房价过高、上涨过快的地区,要大幅增加公共租赁住房、经济适用住房和限价商品住房供应”。
  而后,公寓市场开始蠢蠢欲动。魔方公寓、You 、未来域、优客逸家等企业开始盯住中低端公寓,专门针对青年流动人群。随后一年,链家公司的自如也开始正式启动。在2013年,魔方公寓获得了A轮投资,数目达数千万美元。


版权所有:果博东方 公司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办公电话: 蜀ICP备14009846号-1